• 生命中的第三种痛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20岁那年,我被挤下了高考的独木桥,所有的梦想和荣耀在一夜间灰飞烟灭。我选择了逃离,毫不留恋地逃离了那个生养我20载的村庄,独自来到县城的一家工厂打工。我要活出个样儿来给他们看,我要让我的父母在村里老少爷儿们面前重新抬起头来。

      

      然而上帝似乎打定主意要让我历经磨难,上班不到半年,一次意外的机械事故再次摧毁了我的憧憬与梦想——失去了左手的中指和食指。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,我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病房里,承受着身体上和心灵上双重疼痛的煎熬。

      

      在出事的当天,厂方打算通知我的父母,我没有答应。这个时节,父母正在农田里劳作,他们累弯的腰身,再也不堪如此重负了。

      

      在医院治疗二十几天后,我出院了。这时离中秋节还有三天,厂里给我一个月的假。坐在回家的车上,我的心情极其复杂。我在离开这个村庄的时候,曾发过誓,不在外面混出个人样来,决不回去。现在我回来了,不但境况没有改变,还丢了两根手指,我觉得真是没法面对父母。

      

      在路上,我曾几次突然站起来,想下车,想返回去。可转念一想,返回去又能怎么样呢?手指没了已经是事实。我总不能因为少了两根手指就选择一辈子不见我的父母吧。

      

      走到村头,远远地看着家门,我甚至没有勇气再前进了。我不知道自己在村口的那棵大榆树下徘徊了多久,也不知道下了多少次的决心,我最终出现在了母亲面前。

      

      母亲对我回来并没感到意外,只是很惊喜地说:“你们单位真行,提前放假了。”母亲以为我就是回来过中秋节的。

      

      从走进家门,我的左手就一直揣在裤袋里。我假装若无其事地跟母亲说话。母亲问起我的工作和生活,我都说很好。

      

      我问父亲干啥去了?母亲告诉我,说我表哥今天结婚,他喝喜酒去了,可能晚上万博体育官网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娱乐官网分享万博娱乐官网优惠、万博娱乐官网最新活动、万博娱乐官网等万博娱乐官网最新资讯。万博app怎么下载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万博体育官网也是经过合法注册、正式挂牌的【唯一正规官方平台】欢迎您的加入。才能回来。

      

      母亲问我:“饿吗?”我说我早上吃过饭了。母亲说:“你渴了吧,到屋里凉快一会儿,我去东头的瓜地买两个西瓜。”我说不用,可母亲还是拎起菜筐去了。

      

      母亲在递给我西瓜的时候,我是用右手接过来的,在吃西瓜的时候,也一直用右手拿着,左手一直放在裤袋里。

      

      啃了几口西瓜,可能是过于紧张吧,我竟不慎将西瓜掉在了地上。去捡西瓜的时候,我用的也是右手,这引起了母亲的注意。她问我:“你的左手怎么了?”我说没事儿,只是碰了一下。母亲听了,竟一下子扑过来,说:“快给我看看。”我不肯,转身跑回房间,母亲也跟着跑过来,她拽着我的胳膊,硬是把我的手从裤袋里拉了出来。母亲只看了一眼,就孩子般哇的一声哭了。

      

      母亲反复地看着我的手,哭了足足有10分钟,这才问我:“碰了多长时间,还疼吗?”母亲没有问我是怎么碰的、厂方是怎么处理的这一类事情。在她看来,碰的过程已经不重要了,她不能接受的是这个结果。

      

      一整天,母亲都神情呆滞,说话也总是前言不搭后语。我试图以强装出来的笑容安慰她,但每次出现在母亲面前时,引发的都是她再一次的哭泣。

      

      到了晚上,躺在床上,我没有睡着。十点多钟,父亲回来了。父亲一推大门,母亲就立即打开了院里的灯。我知道母亲根本就没有睡,她在等父亲。

      

      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,父亲就匆匆地推开了我的房门。我知道母亲在这三五分钟里,已经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。

      

      父亲打开了我房间的灯,他喝了很多酒,推开我的房门时,我就闻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。打小就很害怕父亲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我实在不敢面对他,只好假装睡着了,紧紧地闭着眼睛。

      

      父亲来到我的床前,扶着床头,慢慢地蹲下来,把头靠近我放在身上的那只手。父亲的眼睛有些近视,他的脸离我的手很近,我能感觉到他呼万博体育官网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娱乐官网分享万博娱乐官网优惠、万博娱乐官网最新活动、万博娱乐官网等万博娱乐官网最新资讯。万博app怎么下载游戏是一家成立在欧洲的网上投注公司,万博体育官网也是经过合法注册、正式挂牌的【唯一正规官方平台】欢迎您的加入。吸的气流喷到了我的手上,热热的。

      

      父亲看过我的手之后,竟一下子坐到了地上。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,他坐在地上半天才起来。他站起来的时候,我偷偷地看到他也流泪了,无声的。

      

      父亲站稳后,挨着我在床边坐了下来。他的手几次抬起来,伸到我的手前,好像想要摸一下,但几次在要触及我的手时,都又缩了回去。

      

      此刻,我真想一下子坐起来,扑到父亲的怀里,大哭一场。但我还是忍住了,甚至把呼吸都屏住了。

      

      过了一会儿,父亲走到柜橱边拿来了一个枕头。他轻轻地把我的手拿起来,平放到那个枕头上。他是怕我晚上翻身时,碰疼了伤口。

      

      父亲离开我的房间时,脚步很轻,他几乎是一点点地挪出我的房间的。不一会儿,我听到父母房中一阵极力抑制的抽泣声……

      

      那是低低的极度压抑的痛苦的声音,是母亲的声音,她泣不成声,最后竟哭得喘不过气来。父亲低声的悲泣也一点点地传入我的耳朵。

      

      我终于明白:我的身体是父母所赐,自己的两根手指,是连着父母的心啊!其实,生命中最不能承受的疼痛不是身体残疾之痛,也不是希望破灭和生命抉择时的心灵之痛,而是这第三种疼痛——父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痛苦却无法“代子受痛”的痛!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
    下一篇:俗气及其他